分类导航
篮球
潮流
跑步
数码
理容
返回顶部

首页 >识物 >文章 >阿迪在俄罗斯到底能有多野?

潮鞋志 阿迪在俄罗斯到底能有多野?

    2018-12-02 19:03:47
    36 12

上个周日,我看了一部豆瓣评分只有4.8的《莫斯科陷落》,以下是我随意截图下来的图片,阿迪的标志布满了影片的每一帧,只要有人阿迪就不会离身。然而在电影的结尾我并没有看到adidas的赞助……

整部电影下来它告诉了我一件事——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只相信阿迪。你永远猜不到,在这俄罗斯,民众对阿迪达斯的爱有多么疯狂。

要评价对一件事物的热爱程度,只需要看你如何对待它。

我不告诉你,你可能以为这是一场黑帮聚会,实际上是一场婚礼,如果参加婚礼的朋友穿得西装革履,那说明他在走过场。只有具备三道扛运动装搭配,才能有资格出现在这张相片上。俄罗斯人把阿迪看做与生命一样神圣,在人生最重要的婚礼上,必须穿阿迪。

 随着这种热爱深入骨髓,穿着三道杠长大的孩子注定不是弱鸡。

“事实证明,阿迪套装能让我的作案成功率提高50%。”面对警察的盘问,一位乳名做谢廖沙的俄罗斯小伙如是说。显然这位误入歧途少年已经把穿着阿迪当成了一种玄学。

“像这样的三叶草外套我有10件,我从不用考虑我今天穿什么,这极大地提高了我的效率,并且在我上课昏昏欲睡时,袖子上的三道高光便让我再次聚精会神”

“世界上从来都没有超级英雄,当你遭受危险时还得靠身穿阿迪达斯的俄罗斯大兵救你。”险些被撕票的伊万诺夫在被解救的时候讲出这句感言。


问题来了,阿迪在俄罗斯为什么能这么野?

那故事恐怕要从1980年说起,由于那个年代的苏联轻工业十分欠缺,生产不出一套质量上乘的运动衣,所以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上,苏联代表队穿着一种新式的没有标志的运动服,服装上只有两道杠子,而事情经不起俄罗斯人的八卦,很快他们就知道这个赞助商就是adidas,只不过当时国家反对资本主义就没把标志印上,杠子也减少到两条……

 苏联那时也是刚开始开放,几十年没有接触到外国时尚的人民,完全不知道西方Fashion是什么样的。阿迪的这次出现足以让群众为之疯狂。可疯狂归疯狂,阿迪当时作为运动领域的翘楚并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直到苏联解体,同时适逢中国轻工业的发展,有了中国倒爷的神助攻,这下俄罗斯人才把梦想的阿迪(假货)穿在身上,他们根本不在乎真假,我不管你衣服上写的是abibas 还是dasabi,只要你便宜、耐穿、有三道杠你就是王中王!

随着大量廉价阿迪的涌入, 恰逢当时监狱里的囚犯普遍反映囚服并不是很舒服,所以为了达到统一着装的效果,黑底白条的阿迪运动服就成了所有囚犯的标准着装。可能犯罪代表叛逆,叛逆又约等于街头,狱外街头的情形,也因为狱内的风尚也陡然一变,出现了以阿迪为黑帮身份和权力身份的趋势。于是,一种曾经被全苏联人民追捧的运动服装成为了裹在皮囊之外可以昭然于世的纹身。

所以俄罗斯人轻易不要招惹,尤其是身上穿着带有三道杠的服装。

经过近40年的发展,阿迪达斯几乎渗透到了这个国家的每个角落。


在战斗民族你所能看到的任何地方,以及意想不到的地方,阿迪都变成了一种图腾。就像俄罗斯方块俘虏世界各地的游戏迷一样,阿迪在俄罗斯的地位可不仅仅是那个运动品牌的三道杠……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

子小家祺

潮鞋志 阿迪在俄罗斯到底能有多野?

36 12
签约作者
子小家祺
TA的文章

一双鞋的外观能有多辣眼睛?(续)

众所周知,大鱼大肉吃多了会腻,鞋子也是一样。2018年每天被各种AJ1 刷屏,说实话你们真不腻么? 所以今天索性就来点不一样的,轻盘点一下鞋圈里的大丑逼来刺激一下各位已经审美疲劳的眼睛。(当然了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保不齐我认为丑的恰恰是某位看官的心头好,还请勿动怒,权当在下胡说八道就是了。)

一双鞋的外观能有多辣眼睛?

大鱼大肉吃多了会腻,鞋子也是一样,2018年每天被各种aj1 刷屏,说实话你们不腻么? 所以今天索性就来点不一样的,轻盘点一下鞋圈里的大丑逼来刺激一下各位已经审美疲劳的眼睛。(当然了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保不齐我认为丑的恰恰是某位看官的心头好,还请勿动怒,权当在下胡说八道就是了。)

一双“拖鞋”引起的革命——Huarache

20世纪50年代,第一双塑料拖鞋在法国问世,是拖鞋史上的一次革命运动。我国在1960年也生产出塑料拖鞋。就拖鞋本身来说,无遮无拦,无疑是对脚的解放。从身心上讲,它似乎更能将人们的精神从极度紧张的工作和生活中解放出来。然而就是这十分惬意的拖鞋却出现在了紧张激烈的赛场上……

你们先玩,我的鞋漏油了——匡威“油包”缓震。

故事得从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说起, NIKE将气垫植入运动鞋中底开始,运动鞋科技进入了飞速发展的黄金时期。各大运动品牌不遗余力地推陈出新。其中,在人们印象里对缓震不怎么上心的匡威也意识到了缓震科技的重要性,面对这场缓震革命它该如何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