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导航
篮球
潮流
跑步
数码
理容
返回顶部

首页 >栏目

    远洋z

    2021-03-30 11:33:32

    32 1
讲起蒲松龄笔下婴宁,突然想到一个词“笑靥如花”,记忆中这个词,还是站在桥上渴望逢着丁香一样姑娘的年纪里的最爱。那像是金粉世家里的白秀珠,刚出场的白秀珠爱笑,行事也坦荡明了,不顾一切追求金燕西,但对她而言残酷的经历最后剥夺了她的特点,此后她像大多三十岁女性一样随遇而安,她明白所追求的不过是二十岁的金燕西,而当金燕西长大了,眼前的不过就是残影,三十岁的他不要也罢。 王子服匆匆瞥了一眼婴宁便心生爱慕。那时王子服用痴傻将姨母感动,用鲜花将婴宁赢取,和她一起大笑不已,白首不相离。就和金燕西一样的套路,追,拼命追,而那时的婴宁却是冷清秋,冷清秋就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白秀珠即使是再亮的光也是陪衬。 初始时婴宁的笑是春日里花草,王子服一眼相思成疾;再遇时婴宁笑的无邪,没心没肺;相伴时,婴宁笑的肆无忌惮。最后诚如大多数人一样,因世态炎凉她不笑了。这时当金燕西回眸,冷清秋不过过往,也不过谷底丛花群树中将逝露珠,白秀珠才是实在的站在桥头苦等的人,但他又怎想到白秀珠将他推开。 曾有哲学家说过,对未知世界的探索如同一个气球,气球撑的越大,它圆球外的世界就愈大。这和人类成长、求知何尝不是同样的道理。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十多岁时,我还渴望她笑的如婴宁;二十岁时,希望她识得盈虚有数;二十五,只求她平安喜乐,平淡自得而已。我想这就是金燕西的感概,和最后想对二人说的话。 但纵观始末,婴宁的讨喜只因其纯真,或是当事人的好奇。 我所谓爱,非瓜葛之爱,乃夫妻之爱。 何异乎? 夜共枕席耳。 我不惯与生人睡。 古人笔下之狐何等聪明,婴宁竟卖萌。 但又纵观始末,王生所喜爱的不过是些期盼和之后的顺理成章,这等期盼伴随王生对陌生事物的新鲜感,但他却忽略了保质期,并非蒲松龄执笔偏离现实,那时人与人感情确实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王生得知婴宁为狐女仍与其成婚,后生一子,书里再没后话,在人们情感速生的今天我便引用了金粉世家的三人,这似乎更为贴切。王生因笑容心生爱慕,当笑容没了呢?所以再看金燕西、白秀珠、冷清秋的感情转折和彻悟,逻辑上就讲的通了,也应了那句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冬日夜晚,车外雾霾笼着谋生的人群,口罩遮住了笑颜,看不清背后的喜怒哀乐,留下的只是匆匆背影。而三五年后回忆起当时心中婴宁,不过是那车内不起眼小物件,不过是那般斑驳。

远洋z

2021-03-30 11:33:32

32 1